• 乱乱乱

    日期:2011-01-12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andw-logs/98723380.html

    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拒绝一个稳定的社交圈,一个稳定的单位

    总是被厌烦和道德洁癖打败

    居然还能有几个知己,一堆散装的伙伴,实属侥幸

    如果我能有小学-高中时五分之一的自律和谨慎,现在的生活不知该顺利多少倍

    长倒了的坏处是多么大啊,想当年那个古板上进自傲责任心强到变态的小孩,我还真有点想她

    初中管纪律的时候把坐在第一排一个小猴子一样的捣蛋鬼的文具盒一把抓过来从四楼丢出窗外的魄力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小学更恐怖,最聒噪的那个男生被我叫了四个同学四手四脚抬去办公室问罪……一回忆就鸡皮疙瘩,我怎么能那么心安理得呢?谁也别跟我比少年时的被洗脑程度

    如果我一直那样成长,现在肯定留学,然后就回国当官了吧,太恶心了,感谢上帝

    在北京五年,长期保持低调和间歇性的自闭独来独往,一个人买东西的时候售货的经常听不清我在说什么,社交或活动时自HIGH出来的开朗都是临时的,暴燥易怒的部分也因为09年的某件事被我狠狠戒了,现在我的性格真的很扭曲

    得感谢初中那帮用石子和瓶子丢我的人,至少让我惊醒了,虽然现在我还不想原谅她们。而chill刺激我找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向

    突然想起初中第一个数学老师,是班主任,很严厉,但是性格磊落,人缘极好。她很喜欢我,那时我数学好极了,大部分都是为了赢得她的称赞,可是我们入学不到半年她突然得急病死了,从此整个班看见数学就伤心,完全不接受新老师(新老师现在回忆起来没准是个T,一直被我们损,新闻联播男主持的形象),我也从此丧失对数学的兴趣。这事影响远比我想象得大,数学是一种思维方式,一种素质,少了它真的后患无穷,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还有没有机会补救这个缺失。去年看《数学漫步》,太优美了,有一瞬间几乎要掉眼泪,我他妈怎么就不行了呢!这还影响到我的音乐感,乐盲是我目前最最最自卑的一件事

    某人留下的那把吉它到底要不要送人呢?死贵,丫还从来没练过,我存着丢也不是,还也不是,更不可能用

     

     

     

    分散发泄负面情绪,只对自己,不对任何一个具体的特定的人,是我的未来方针,如果谁不小心点进来,请原谅,请无视

     

     

    分享到:

    评论

  • 我以前数学也好过一阵子。。。好得我自己以为自己说不定能学理科。。。
    乐盲+1
    回复cherry1875说:
    恩,我以前也很想当生物学家来着……现在看哲学书的时候最看不进去逻辑哲学……好像有符码恐惧症
    2011-01-21 02:06: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