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梦是什么?

    日期:2010-12-29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andw-logs/94163306.html

    梦是体验。

    今天睡倒觉,梦见我拿长棍猛K一个长得很像怪盗基得的人,是真人,没有那么帅。他站的一直比较远,只有棍尖刚好能够到,我每一下挥棍明明都很猛很精确,能击中他的腰、颈、膝盖等等,他也被打得哇哇乱叫,但就是不趴下,而且打着打着他就橡皮化了,一面被打一面目不转睛看着我嘲笑我,最后夺了我的棍。

    梦见深山里修起24层楼高的脚手架,我们要在最顶端待好几天,必须随时抓牢眼前的铁杆,一松手就会翻身掉下去,除了腾一只手吃点东西和聊天以外什么都干不了,而且极度提心吊胆。荒唐的是我们所有人都默认自己这样是在度假……

    梦见我有一个朋友,是一个巨大的长得像星际争霸虫族成员的怪物,带我去它家玩,入口在一个烟囱的外壁上,我跟在它后面往上爬,抬头看见一段红绿相间流体状的奇妙生物飘在它屁股附近,我喊:你背后有一条很丑的小鱼!它轮起巨尾毫不犹豫的把那个生物甩飞,看都不看,还发出赌气的吼声,可爱死了

     梦见自己做梦,在梦中杀了人,醒来后知道附近真的发生凶案,知道不是自己干的却去自首,被判死刑,先在虚拟情景中排演了一遍死刑,两颗子弹打进胸腔,呼吸紧张感觉很像小时候犯病,结束后判断自己在真受刑时应该也不会死。接着被押起来等待真正的行刑,我对看守说,帮我告诉法官我是无辜的我要翻供,看守不愿意,说现在说也来不及了啊,我说我会给你好处的。然后带他去找吃饭的地方,跑了各种店,不是歇业就是在装修安空调,到这儿醒了。

    你带我去市中心坐奇怪的环形地铁,其实更像过山车,我完全忘记了明明有2号线这回事就跟你上了车。轨道设在一个大坡面上,地势非常陡,座位竟完全没有护栏,拼命拽住车身的我被甩上甩下,感觉特别真实,一点也不像作梦。居然没有被甩出去,没有惊醒。但现在还有余悸。
    一个侦探故事,我在其中好像没有扮演什么角色只是旁观,有时候又会变成警长的助手。他收到一堆相片和信件,声称一个遥远的村子里有个女的被杀,可是所谓的尸体的照片只是身体的局部,完全看不出是睡着还是死了,也不知道是谁。在那个村子找到了寄信的兄弟俩,他们很古怪,一会儿说其实是姐姐病死了,一会儿说其中一个是凶手,并且互相不时用斧子威胁对方,但马上又和好。警长居然很认真地想继续查案,我觉得非常荒唐,就醒了。

    醒过来的时候屋子里很黑,有点幻觉,很细很碎的一群声音接近我,就像是很多小气球一边笑一边飘过来
    睡着以后我梦见自己还是躺着,可是窗户变得非常大,落地的,又连着屋顶像天窗那么高,能看到对面大楼里很多人的举动,有些人能看到我,她们刚起床,我就跳起来拉上窗帘
    可是一回头发现屋子变大了,分成一个一个小区域,有很多床,很多女人和我一样正在穿衣服

    好山好水好林子中的一场追杀,感觉应该在云南。
    别的都忘了,只记得同行的大妈不知怎么惹了一群马蜂,它们涌入她嘴里,大妈就变成了正圆形的大饼脸,然后把马蜂又吐了出来,像吐一阵烟雾。
    然后地面上指示我们该向哪个方向继续前进的箭头就自动从正前方弯向了左前方。运动都很有动画感,弹性很强并且油滑。
    醒了又睡之后梦见自己把上述内容向某个朋友眉飞色舞地说了一遍。

    封零 17:24:06
    我靠我梦见你了特别逗
    封零 17:24:28
    我们要去放风筝还是放个什么会飞的玩意儿
    封零 17:25:20
    我们去了大江边,你打着伞,因为要给风筝打个结就把伞给我先拿着
    封零 17:27:07
    风特别特别大,伞要飞了,我就拿牙咬着伞柄底下的绳,任伞在风中突突突乱飘
    封零 17:27:30
    然后你摆弄好了,说可以放飞了
    封零 17:27:35
    我就看着你
    封零 17:27:58
    咦,不对!
    封零 17:28:36
    怎么只见你一路就走到江里去没影了
    封零 17:28:49
    所以原来是要在江底放风筝???
    封零 17:29:17
    我刚叫哎哎你回来就醒了...

    我是有超能力的异型警察,由于上级领导看了一个渲染警员懒惰无能的电影,我就被裁员了,可是我还在追一个逃犯,局长跟我原来有仇,以我不听话为借口来追杀我,这个局长似乎还带着我爸(长得特别丑所以肯定不是真爸。。。),他们追到我的时候我正在拿弓箭瞄准逃犯,看他们追过来了,就右手拉满弓朝远处放,箭飞出去的刹那左手逮住箭屁股,我就被带着飞远了,一个大滑翔,相当的high

     我家变天窗了,《出租车司机》里有个镜头全是黑梅花扑克,卡夫变成了一大一小两只,见着一个不再联系的熟人长得跟tori似的

    他带我去参加一宗教仪式,吃类似圣餐的东西,为什么说类似圣餐因为那玩艺儿太像煎饼了,中间一砣奶酪还是鸡蛋什么的外面一大张圆形饼皮
    一大伙群众站成方阵,在“神父”的指挥下有步骤地吃这个煎饼,吃会儿就一起唱会儿经文,后来我吃快了,我刚把最后一口咽下去,有人不守纪律神父怒了,大吼一声keep for 30 minutes!(我看他明明是中东那边的人)我手里没饼了就只好把手举在嘴边装样子,那个紧张啊我站第一排
    幸亏远远的神父背后,早上来赶集的异族群众们抗议了,说你们占着菜市场的地儿了,赶快给我们滚!神父很郁闷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我们解散了

    我匍匐过一雷区去救我稀里糊涂的外公(他很久以前就过世了有老年痴呆),土地上有浅浅的花纹,有点像内个什么飞机上才能拍到的所谓外星人的画;明明战火纷飞大家该逃命的时候,姨妈突然跟我在一长廊里聊起来了,告诉我一菜谱是炖人肉的方法,我生生记得一句“人皮五斤”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摘抄2 2010-12-29
    有一天 2010-12-29
    关系 2010-1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