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庆影展2

    日期:2010-11-25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andw-logs/86206760.html

    (27号早上梦见自己逃亡到一个农镇里,有农妇拦我,邀我去看她养的“血牦”,我随她进了一间破屋,看见一只小牛,白毛黑耳,被半悬空吊在天花板下方,一只后蹄被砍断,断口在地上拖出一段浓稠的靛蓝色血迹,神情哀戚无辜。农妇似乎想把断蹄卖给我,又象只是向我炫耀她的收藏,我感觉很难过,想办法告辞了。)

     

    9、在看小薛的片子之前我对他的模糊印象就是一个拿着dv跑来跑去的小胡子,不像专业摄像师更像业余爱好者,因为专业摄像师没见谁一边拍一边笑,还是坏笑。等看完《三只小动物2》和《火星玄宗合症》,跟大家一起爽了,服气了,遂之后都非常信任和配合这位跟摄像功能连体的同学。

     

    不过敢冒险的人可能防范意识都比较弱,该同学也是胆大心粗的典范,当晚在酒桌上弄丢了自己的相机(由《我年轻时也打老虎》的内容推测,那似乎还是个奖品?),搞坏了dv,后来还把丧气传染给狸空导致狸空的相机也带着一段小薛和老虎调戏JONEY的视频随重庆某小黄面的多半是永远地去了……

     

    回家第二天晚上看完了《我年轻时也打老虎》,小薛笑里藏刀蔫儿坏较真,主导了全部交流,觉得是在看他主持的谈话节目,所以指着鸟发感慨和念几句诗都稍微有点像硬加进去的,不过感觉也不错。代沟非常影响交流的坦诚平和,差几岁就隔了一条河,差一代就基本没必要说话了,真是会挑燃点,知道什么情景容易起摩擦。

     

    我当社工的时候也做过诱供式的交谈,但是不敢带侵略性,因为交谈内容涉及隐私、情感,都是具体的个人经历,目的是让当事人重新整理自己的感受,可以说是一个舔伤口的过程,只能引导不能刺激。小薛的手段是善意攻击,揭短以让对象有为自己辩解的愿望,无意就把自己作为好素材奉出来了,这种方法能凑效可能是因为主要涉及的都只是观念分歧,大多数人都有捍卫自己价值观的激情和智力,更别说是一帮人精导演,虽然争论是一种冲突,但并不容易造成太大伤害,可能跟圈子的整体性格也有关,大家都偏刚,不那么介意打架。

     

     

    按说动画单元才是最应该写的,却迟迟没写,为难得要死。可能是因为我迷惑。

    (但愿有精力写3)

     

     

     

    分享到:

    评论

  • 批判一下这个小薛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