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戏后戏

    日期:2010-11-13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andw-logs/83831966.html

    前天古雪姐姐来玩,聊天的时候提起十月宋庄电影节,有个小插曲,印象深刻,到现在还记得。

    当时放的是一个特别简陋的纪录片,采访农村老两口,两个人看着镜头干说干回忆,镜头基本没有变化,好像只剪了一两下。真的又臭又长,方言听不懂,字幕没意思,我和狸空双双看睡,憋了一肚子脏话有待私下发泄,其他观众也有懈怠不耐烦的迹象。

    总算播完,亮灯,导演交流,小伙子看来跟我们差不多大,我正恶毒地组织语言想呆会儿刁难他一下,谁料他拿着话筒,两眼红红声音颤抖的跟观众说:“这两个人是我爷爷奶奶,我拍完这段录像不久,爷爷就去世了。”

    语毕瞬间整个放映厅垮了一样安静下来,完全,彻底,什么声音都没有,虫子飞一定能听清,我们内心充满尴尬同情内疚以及难以形容的一股不舒服。我上一次体验到这种干净得要命的寂静是去年冬天某个凌晨独自走在南湖西园附近,上上一次是多年前在内蒙锡林郭勒荒无人迹的草原上,不过都很舒服。

    看到大家都傻了,主持人说了不少话,当然是表扬和感动之类。导演一直在掉眼泪,

    我想了很久这件事情。一般来说,观影的时间跟影片拍摄和制作的时间应该是隔离的,观众的生活跟导演的生活(情绪、人际关系、经历……)也是隔离的,观众被抛入影院,不带前见不知内情地看完影片本身,是最常见的状况,这位导演居然一个冲动就把所有隔离都打破了,可以说是无意中借观众交流这种充满未知因素的场合“续写”了影片,制造了一个相当完美强烈的戏剧瞬间——所有观众都被突如其来的道德压力吓坏,不得不服从于他的情绪。

    无法评价。然后必须承认,虽然当时觉得他的片子本身很烂,别的片子有很棒的,可是隔了一个月,完全想不起来那些当时觉得棒的片子的内容,记忆清晰的,只剩这件事……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a chat with rue 2010-1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