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日记

    日期:2011-11-03 | 分类: | Tags: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ablelandw-logs/171228109.html

    通宵画画的间隙喝了很多咖啡,看了个纪录片《监守自盗》,理解力还是在最要紧的细节上触礁了,次贷危机到底是因为哪个环节上存在欺诈而致愣是没看懂,一碰到经济学就会这样,非常懊恼。再把唯一在追的美剧最新一集看完,女警长曾经各种违章设计整死凶手的旧账被一个老律师翻出来,一个档案袋接一个档案袋砸在她眼前,“我要终结你的全部事业”,女王恐惧得十指发颤面颊哆嗦。美剧永恒的主线:虐待主人公,但她挺住了,虐待主人公,但她挺住了,虐待主人公……我决定洗个澡出门去。

    不确定是否已经养成了跑步的习惯,但最近的确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开始觉得喜欢跑步,也许因为身旁再没有比我跑得快的人给我压力。凌晨五点半我跑到了望京西路,其实离家很近但很少往那儿走,发现了从来没进去过的北小河公园,没有大门,随时可以出入,天还很黑,里面已经有很多老人家在锻炼身体,前面有一波结伴的,中间的老太太大声讨论环保问题“你看现在城市里那么多的垃圾怎么办啊!?”“听说现在可以用垃圾发电了……”“那也只是一小部分!”公园比我想象的大,有池塘有小桥,黑漆漆的水面上游着几只鸭子,我停下来给一艘小艇拍照,它对着远处高楼的灯光,光斑反射在池心,待会儿天亮起来就不会好看了,北京这场吓人的雾障据说还要持续十天,只有曙光可以给人一小会儿天晴的错觉。然后遇到几棵银杏,浓密而毫无杂质的金黄震了我一下,它们的时间似乎比这个城市其他所有银杏都快,叶根的绿色皆已褪净。还有一丛叫不上名字的阔叶灌木,接近地面的部分一片鲜红,往上渐渐变黑,站远些看像渗了血的乌云。我冲下一道斜坡从后门离开公园,在门口左右犹豫了很久,下意识地避开保安的目光,朝来时相反的方向试图回家。

    迷路了。平时在车上经过高架桥时可以看到桥下的大片平房,大概算城中村?但毫无准备就自己闯进去还是头一回,从后门出来后脚下都是砂土路,周围越来越荒,废弃的货车、家具、杂物横尸满地,几组潦草搭建的小房屋被挤在垃圾山中间,很多围墙和门都是用捡来的木料和门板胡乱拼凑出来的,砖瓦松动漏气,冬天肯定不好过。一股腥臭味时聚时散,我在破屋小道间穿梭,始终找不到回城区的路。有卡车拉出一群穿亮橙色背心的工人,胸口写着“工程维护”几个白字,看来这里就是他们住的地方,真他妈不是人过的日子……土狗特别多,因为一夜没睡,听到吠声感觉比平时刺耳,一只翻垃圾的黑狗突然停下来盯着我看,我心里一毛,加快脚步绕出此区,上了一条起伏很大的土路,民工区在左侧,高速路和大厦森林在右侧,我简直就是沿着一条贫富对照分割线在走,刚好夹在两个世界中间,这么新闻摄影的场景让我又好笑又沮丧。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恶心 2010-11-03

    评论

  • 要是我们有生之年能在没有时差的情况下跑步,说不定可以在咱们中间的某个路口汇合,场景要简单到感人:咱两个各自跑步出门,某个中间路口汇合打个招呼简单寒暄大笑一声,各自掉头跑回家......
    回复imo说:
    这是爸爸说的话吗!?
    2011-11-15 18:30:23
  • 要是我们有生之年能在没有时差的情况下跑步,说不定可以在咱们中间的某个路口汇合,场景要简单到感人:咱两个各自跑步出门,某个中间路口汇合打个招呼简单寒暄大笑一声,各自掉头跑回家......